奶味甜芋甜啊甜

远辰落身旁

“我喜欢你是真的,对你好是真的,可让你失望难过也是真的。是我先放手的,锥心的痛我自己受。”

“我还喜欢你,可我不想喜欢你了,也不敢喜欢你了。”
“你给予我青春最美好的时光,我也如了你一次所愿,我们互不相欠了。”

我从下午看完,惦念了一个晚上,满脑子都是这篇文章
我真的喜欢这篇❤

吹风机:

*校园向


*希望你们还喜欢我







像一颗远辰落在我的身旁


像一片云层透过一道白光


绿叶枝头都燃尽火烧


你听谁的心事还潺潺流淌








1/


下课铃足足响了20秒才停下来,从开始打铃的第一秒教室里就熙熙攘攘的吵闹起来,赵天宇挺着笔直的背算完最后一道解方程,刚好在铃声结束的时候收笔。


他伸了伸懒腰,盖好笔盖摆回笔盒里,骨节分明的手拧开水瓶往嘴里灌了一口水,中指第一个指结处因为写字的原因而有一个厚厚的茧,很不美观。


摩挲着有些粗糙的中指指结,把目光挑到让眼睛发痛的对面一栋教学楼,那里是高一的学生,才开始享受高中的他们一到下课时间就把空荡的走廊挤的满满的,男孩女孩笑着推搡着。


他很喜欢窗户边的这个位置,排座位时候私心的和班主任提了一下。成绩好的学生好像总有一种特权,他如愿的坐到了这里。


还在忙里偷闲放松的他打算再喝一口水,这时候抱着大叠批阅过的物理课代表进了教室,把一张96分的卷子放到赵天宇桌子上,然后推了推眼镜,说:“班主任喊你去办公室。”


赵天宇边点头边看了一下最后一道错了计算方法的大题,然后起身往办公室走去。




班主任找他讲的是关于北大保送的事。


全校只有一个名额,他们班是宏志班,再加上赵天宇常年稳坐年级第一,联考发挥正常估摸着保送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班主任也想对这个优秀的学生尽一下心力,多给他一点鼓励。虽然用处并不是很大。


赵天宇连连应了班主任的教导,找了个借口回教室写试卷去了。





高三枯燥繁琐没什么波澜的平静的日子过得格外漫长,赵天宇很少和班上的同学交流,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刷题。以至于晚自习时候同桌换了个人也没有多在意。


第三节晚自习上课铃响了之后,从教室外急匆匆踩点进来好几个男生,然后赵天宇就感觉到带着一阵风似的,旁边坐下来个人。


一瓶冒着冰气的可乐放到他试卷上,打断了他的写题思路。


赵天宇顺着不速之客的本尊望去,一张温顺好看的脸正看着他,还有点黑。赵天宇从懵逼状态努力缓冲过来,这才想起,这是孟子坤,班上不守规矩的篮球少年。


“给你喝。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赵学霸,多多指教噢。”


狗狗眼乖顺的弯起来,还有一些亮晶晶的光碎在里面,笑起来露出一颗小小的虎牙,软塌塌的鼻子皱着,赵天宇一下就想到了老家养的那只叫奥利奥的猫,它打起哈欠来也是这副模样,一副任君撸摸的样子,就很可爱。


“谢谢。”



接下来的一整节课赵天宇就不觉得孟子坤可爱了。身边像坐了台施工的机器,不仅动作很大,声音也嗡嗡嗡的嘈杂的很。


在孟子坤吱压压的摇晃着凳子第五次凑过来想找他讲话的时候,赵天宇“啪”的一下把笔一拍,扭头看他,说:“有套试卷下课就要交了,你写了吗?”


孟子坤用右手食指蹭了蹭鼻子下面有点痒痒的肉,慢吞吞的回答:“我待会抄你的可以吗……”


“可以,但是前提是你必须给我保持安静。”


“噢。”


耷拉着眼角的委屈样子让赵天宇神色一僵,他真的怀疑孟子坤是不是被奥利奥上了身,这眉眼神情都异常的相似。他拧开瓶子往嘴里灌了口可乐,然后抓着笔继续写题。




赵天宇没住校,他妈妈在学校附近租了学区房陪读,每天下晚自习等人潮散光了,就打着手机电筒回家。


把书收拾好,教室里只剩留下来打扫卫生的几个女生,窃窃私语着什么,赵天宇不用想都知道,无非是隔壁班哪个哪个男生长的很帅,要么就是哪个哪个明星又怎么了。


绕到后门准备直接下楼。


“赵天宇!”


顺着声音望去,高大的身影湮没在黑夜朝他跑过来。透过教室窗户微弱的灯光才看清来人的脸——他的新同桌,孟子坤。


“我们一起回去吧。”


“你不是住校吗?”


“从今晚开始不了。而且我家也在学区房那里,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回去了!”



说着,还邀功似的弯起来讨好的狗狗眼,在黑夜里闪着星星点点的亮光。虽然赵天宇本人并没有很想和孟子坤一起回家,但他还是很给面子的扯开嘴角一个弧度,朝他笑了笑。


孟子坤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挠了挠头发,先往楼下走了。


赵天宇也随即跟了上去。



三四月的北方天气是最舒适的,温柔的风夹杂着草木的气息拂过脸庞。学校在十点多下晚自习会放广播,今天放的歌是莫名有点应景的《等你下课》。


赵天宇很喜欢在这个点在沸腾过后渐渐平息下来的校园里缓步,就算是旁边跟着并不是那么熟的新同桌,他心情还是忍不住飞扬。


从鼻子里溢出愉悦的哼唱,轻柔的风把他额前的头发吹的飘到两旁,踩着的地上被路灯拉长的两个影子拉的长长的。



孟子坤奇怪的很,晚自习吵闹的不行,到这时候就安静的跟在他旁边了。




“好了,我到家了,明天见。”


孟子坤揉了揉一头柔顺的头发,校服外套痞痞的搭在左肩上,安静了一路的他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要做个好梦,明天见。”



晚安了,新同桌。






2/


赵天宇的日子就像一潭平静的湖水,孟子坤这厮非得往里头不停的投石子。


特别是在渐渐熟了之后,干脆直接拿一根长棍子使劲搅,不搅的你波澜四起不会善罢甘休。



在赵天宇印象中,孟子坤是从来不写作业的。


每天早读的工作就是拿着赵天宇的正确答案使劲抄,还特别心机的改错一两题。但他总会被老师抓到。


这时候被批评了的孟同学就会撅着嘴抱怨:“你是不是写错了呀……”


嘴里头抱怨着第二天又带早餐贿赂赵天宇继续给他抄。


赵天宇眯着眼睛吸热豆浆,腹黑的小本本写个不停:他写的题目答案都是和老师讲的不一样的,超纲的解题方法怎么会是孟子坤能写出来的,老师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上课时候总喜欢缩在高高堆起来的书后面骚扰赵天宇,给他投几张纸条问一下很弱智的问题。比如你今天早餐吃了什么,你是什么星座的,你觉得粉苹果好吃还是脆苹果好吃,你喜欢什么颜色……


赵天宇一度怀疑孟子坤有一本测试恋爱的书,就是女孩子很喜欢围着看一条一条答题下去测恋爱运势的那种书。


孟子坤还喜欢拉着他去看自己的球赛,赵天宇对这些一点也不感兴趣,在球场晒太阳还不如窝在位置上刷题。而且操场总会围着一堆小迷妹,高一的高二的高三的都有,吵吵闹闹的。


孟子坤这时候就宛如到了自己的主场,修长的手指往头发里一插,潇洒的甩开,发丝就像有电影特效似的,慢镜头飞扬在空气里。引的周围好些女生尖叫。


赵天宇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叫的。


孟子坤也很喜欢和别人传纸条,特别是坐在前前前隔壁的隔壁桌的一个女孩子。班上少见的漂亮成绩又好的女孩子,叫简栀,一头黑长直,常年不穿校服裤,穿一条飘飘欲仙的裙子,摆特别长的那种。


赵天宇也不知道自己是抽了什么疯,竟然用寸秒寸金的时间去观察孟子坤还有和他暧昧不明的女生。


而且孟子坤每次和简栀聊完纸条后,都要防备的看他一眼,然后撕的细细碎碎,往抽屉口挂的小垃圾袋里一丢,拍拍手,问一句:“你没偷看吧?”


愚蠢的样子让赵天宇好几次都嗤笑出声,然后不屑的不搭理他回去刷题。


这有什么好看的。



直到有一次,赵天宇顺着孟子坤的问题恶趣味的严肃的应了声“看了”。吓得孟子坤撕纸条的手直接怔楞在了原处,然后看到赵天宇破绽的笑才回过神来,嘴角还是不安的抽动着。


“我去你妈的。”





一看就是有问题。但赵天宇还是对他们两的聊天没什么兴趣,最近学校要弄校运会了,这是高中生涯最后一次运动会。校团委不知道怎么了慷慨大方了一次,轰轰烈烈准备弄三天。


运动白痴赵天宇自然是不打算报名的,但这次必报项目格外的多,每个班至少要一半以上的人参加。孟子坤兴致勃勃的报了个跳高和200米。


简单的短跑都在一开始被报满了,剩下的三千米五千米跑一直到交表的最后一天,还是有两个名额缺少。体委精疲力尽的在班上动员了好多天,最后还是决定最公平的方法,抽学号。


背时本人赵天宇和另一个女生一起被抽到了。


赵天宇在孟子坤错愕的目光中上台把最后两个项目都报了,反正要跑,多跑3000米也差不到哪里去。和他一起被抽到的那个女生前阵子还生过一次病请假了,赵风度同学低调的耍了个帅,然后不急不缓的挪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孟子坤一眼就看出了赵天宇绅士的原因,酸不溜秋的语气说他:“就知道装逼,看你到时候跑不了怎么办。”






3/


事实证明赵天宇真的跑不了。


体弱患者每天拖着孟子坤去操场陪他练长跑,美名其曰新时代友好青年互帮互助。


孟子坤个子高块头大,跑长跑特别吃力,每天就只在操场捧着一瓶矿泉水扯着嗓子喊:“赵天宇加油!!”


硬生生把原本疲惫缓下来的脚步逼快了。


等赵天宇喘着气跑完半条命的时候,孟子坤就会隔着老远就朝他招手,然后逆着将落不落的余晖迈着大步子跑过来。笑嘻嘻的把拧好的的水递给赵天宇。



下午时候的校园里格外热闹,像是被注入了一锅沸腾的水,把所有燥热的灵魂都鼓动起来,到处都是奔跑的大笑的少年们。



运动会在四月份的中旬举行,只锻炼了五天的赵天宇怎么说也不愿意再去了,只打算在比赛里划划水就过去了。孟子坤见着了一周好动的赵天宇,转眼又变成了扶着眼镜低头刷题的书呆子。


教室门口,简栀跟在孟子坤后头进来,赵天宇写字的笔顿了顿,若有所思的收回余光,又继续算完下面的计算题,不专心的把约等于号写成了等于号。有些暴躁的把答案涂了又重新写一遍。一个墨团在整洁的试卷上格外明显。


孟子坤已经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了。


“天宇,你今天还没跑步呢。”


赵天宇头也没抬:“太浪费时间了,还有好多套题没写。”


孟子坤哑着声音清了清嗓子,问:“你这么努力是不是为了北大的保送名额啊。”


赵天宇咻的停下唰唰写字的动作,抬起头时候眼镜滑下来,挂到鼻尖上,突然模糊的视线中一下看不清孟子坤的表情。


“我当然......很想要啊。我每天写这么多题这么多试卷 就是为了联考呀。”


嘴角咧开看不出情绪的小弧度。扶着眼镜低头抖试卷的时候,还小声问了句:“你老家是北京的吧?”


孟子坤低声恩了一句,把食指夹进笔盖的扣里,挤得指尖的嫰肉苍白。






运动会还是在赵天宇日复一日的刷题中来临了,他早上参加开幕式前孟子坤递给他一袋子早餐和几瓶葡萄糖,除了运动员是不能进入跑道区的,孟子坤的200米在第二个项目。赵天宇找了个视野很好的地方远远观望。


红色安全线外几乎挤满了人,女生居多。孟子坤正站在起点处一边做热身一边左右环顾。他今天穿了条红色的短运动裤,在三号跑道上,高大的身影格外明显。


比赛的发令枪声在赵天宇有些紧张的心情中打响。


一瞬间,整个操场爆发了雷鸣般的尖叫声,几个身影在主席台上的广播员激动的加油呐喊声中飞奔出去,赵天宇提着一口气,三号跑道上的孟子坤腿长的很,飞快地把其他人甩开。


到终点冲刺,过线。


赵天宇抿了抿唇,握着一瓶水往下头走去。隔着的人实在是有点多,孟子坤一到终点就被一群人围了起来,无数瓶水往他身上怼。


他喘着粗气摆了摆手,抬头的时候看见人群外头的赵天宇站在那里,于是拨开一层一层的人,往他走去。


赵天宇把水递给他,拧开盖子往喉咙里灌了大半瓶,喉结抬起来的位置赵天宇得抬头才能看见,几滴热汗顺着滚动的喉结流下来。接过还剩一半的水,赵天宇打量着孟子坤剧烈运动后的脸庞,水润的亮晶晶有些泛红眸子,鼻子像失去了作用,嘴巴大口的呼吸着,额前的发有些被汗水浸湿拧成一团,看起来却不显狼狈。


孟子坤这时候突然拉开一个明媚的笑,小狗邀功似的问他,声音还有些低沉嘶哑:“天宇,我厉不厉害?帅不帅?”



赵天宇捏了捏有些发热的耳根,低声回了句:“恩。”








4/


赵天宇的3000米在下午,热烈了一上午的人大部分都花光了所有的兴致,这种冗长枯燥的项目围观的人很少。但规定还是规定,不允许人在跑道边跟跑。


发令枪响的一瞬间赵天宇是绝望的,他无比想逃跑。谁知道在空旷的操场突然响起来一声巨大的“赵天宇加油!”。


孟子坤这愚蠢的斯跑到主席台上把广播站的话筒给抢过来了……


赵天宇觉得丢脸极了,撒腿就跑。


相对轻松的只有第一圈的前半圈,开始拐弯的时候赵天宇就开始喘气了。步子像灌了铅似的,一下比一下更沉重。耳鼻口都被热气给堵住,狼狈的往前跑着。


花样多如孟子坤,身影钻过安全线,不理不顾检查人员的大喊,跑到赵天宇身边跟跑。


“天宇加油!”


赵天宇都没力气理他,脑子里只有一个赶紧跑完赶紧结束的念头。




于是孟子坤就在检查员多次警告中陪着赵天宇跑完了3000米,累的半死的两个人互相驾着在人越来越少的大操场上喘气。


赵天宇微垂着头,额头的汗在风吹下变得凉沁沁的,想起刚刚孟子坤跑到后面也累的要死要活喊不出加油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来。


“笑什么?”


“笑你是个傻逼。”



5000米也是在一样的卑微下完成的,没了项目的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这里看看那里瞅瞅,赵天宇总是叼着可乐吸管站在后面看孟子坤和他的别的年级别的班的朋友寒暄,一边想着孟子坤人脉怎么这么广一边吐槽着几个大老爷们磨磨唧唧讲这么久……


孟子坤心情颇好的回头找赵天宇,看见他乖巧的站在原地喝可乐,走上去揉了揉他柔顺的头发,把平日里不怎么注意的发型揉的乱七八糟。


赵天宇啧的一声往孟子坤手臂上拍去,孟子坤也不躲,就笑嘻嘻的看着他炸毛。





运动会就是在欢声笑语中结束的,他们班本来分数很高,就赖孟子坤冲进跑到跟跑了两次,扣了好几分,直接从第三名掉到第八名。班上有怨声载道的小话语,赵天宇低着头撇了撇嘴角,班主任见孟子坤是跟着赵天宇跑,愣是没好意思说他们俩。




结束了运动会,高三彻底进入了无聊的学习和刷题中。


孟子坤还是像以前一样天天骚扰赵天宇,而赵天宇也开始渐渐习惯他的吵闹,偶尔还笑着回应一下。



孟子坤在赵天宇抽屉里瞄到情书是在一个午睡的中午,粉红色的小信封随着拿书的动作露出来,孟子坤眼疾手快,一下就抽到了手里。


赵天宇也不拦他,就说是无聊的恶作剧。


孟子坤半信半疑的拆开,娟秀的字迹把赵天宇的名字温柔的写在第一行,然后是温柔婉转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和孟子坤平日里看到自己兄弟们从网上抄的非主流表白完全不一样,书香浓郁的气质莫名其妙很适合赵天宇。


落款没写名字,只有一句“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呸!


悦你个锤子!



“天宇,这东西文邹邹的,没啥意思。”


赵天宇正在一边看黑板一边抄笔记,完全没注意到孟子坤幼稚的小情绪,随口回答说:“字还挺漂亮的,至于内容嘛……很有文采。”


我呸!


孟子坤把粉红色的信纸粗鲁的折起来塞进信封里,末了还压了压封口,生怕里面温柔的爱意钻出来半分。


“好好读书,别看这些乱七八糟的!”


赵天宇边写字边笑他:“这句话送你,别看那些恋爱小攻略的书了,都是假的。”


孟子坤被戳穿,脸麻麻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贴到赵天宇旁边,小声的对他说:“我测了你的恋爱运势,你最近桃花运很旺哎。而且书上说了,你适合那种活泼开朗,性格阳光的女……的人,这种类型和你不搭……”




赵天宇微侧头瞟了他一眼,结束了孟子坤喋喋不休的唠叨。







5/


孟子坤是高二的时候是球队的队长,高三最后一场比赛是学弟们给他安排的,班主任冷着脸批了他一节课,赵天宇随即跟在后面也和班主任说要请假,臭着脸的老班舍不得质问赵天宇,也点头放他走了。


即使是上课时间,围在球场边的人还是人山人海,孟子坤带着赵天宇挤到球框下视野最好的地方,把没穿过几次带过来当摆设的校服外套和水丢给他。


等到赵天宇示意让他加油,孟子坤才喜滋滋的上场去了。


一米八的个子打中锋位绰绰有余,弹跳力也是惊人的好,他一个人单单一小节就拿下了十分。正值太阳明媚的时候,孟子坤校服裤腿卷的老高,露出大截黑壮的小腿,短袖上衣随着奔跑的动作一甩一甩的,偶尔还能在风的小调皮下看见一闪而过的精壮的小腹。


周围的女孩子拼命的尖叫,赵天宇没什么反应的眯着眼睛看球,他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叫的,他摸都摸过了。



孟子坤那天朝他炫耀自己的身材,结果赵天宇直接从衣服下摆伸进去一只手,柔软的小手在小腹上左右摩挲,还时不时用力揉捏一下,吓得孟子坤竖起来一身的鸡皮疙瘩。


赵天宇收回手的时候看见他耳朵根都是通红的。


半场休息,不出所料又是一群女生围上去递水,孟子坤一一推开,挤到赵天宇面前,逆着太阳光明媚的笑着,朝他伸手:“我只喝天宇的水。”


赵天宇只感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每天的相处中渐渐变味,在这一刻发酵的格外清香。






赵天宇这学期收到第二封情书是出自没什么文化字也很难看的孟子坤。


生涩的言语把少年羞涩的感情凑起来,还在结尾处抄袭别人写了句“心悦君兮君不知”。


孟子坤整个脸埋在手臂里,不敢抬头看他,从散开的头发中能看见通红的耳朵,赵天宇一下就不怀疑这是孟子坤的恶作剧了,少年人的脸红含羞是怎么能造假的呢?


他拍了拍孟子坤的手臂,把情书递回给他,在下头加了一句“心乐君兮君不知”。


孟子坤眼神胡乱瞟着就是不敢看赵天宇,嘟嘟囔囔说他写错了一个字。


赵天宇笑着,心悦君兮君不知,我喜欢你你却不知道。


心乐君兮君不知,我因为你而欣喜你却不知道。




和赵天宇互通心意后磨磨蹭蹭的害羞了半天,孟子坤就像一只无骨动物一样黏着赵天宇。


午休的时候用校服罩住两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互相看着对方,呼吸越来越急促也舍不得把头伸出去喘气。凑的近到能看见对方皮肤上的毛孔还有因为难为情而不停颤动的眼睫毛,孟子坤咽了咽口水,鼓着勇气凑过去在赵天宇的嘴角亲了一口。


羞涩的初吻不敢发出声音,生怕前后桌的同学发现。赵天宇因为害羞而起水雾的眸子让孟子坤看了格外喜欢,凑上去又是一顿猛亲。


午休的铃声足足打了半分钟,隔着大声的下课铃,孟子坤才大胆起来,揪着赵天宇的下唇一个劲吸,然后堵的他的呼吸不稳,呜呜咽咽声从喉咙里溢出。


铃声停下来的一瞬间,亲吻也停下来了。




上课时候孟子坤总爱牵着赵天宇的左手,他右手忙活的很,一直在写题看试卷。


孟子坤无聊,就支着下巴打量他俊秀的侧脸,还总爱说“天宇你真好看”之类的话。


赵天宇不太会这种花里胡哨的套路,但一撩起人来让孟子坤完全招架不住,娟秀的字迹把老师刚讲的情诗写在草稿本上,撕下来递给孟子坤,古人露骨热烈的爱意总让孟子坤烫红了耳朵。


把每张纸条好好收起来,殊不知这些字迹成了他之后每看一次就心绞痛一次的东西。




放学回家的路上就是两个人最光明正大的时候,紧扣着恋人的手,吹着徐徐的晚风,在安静的树下接吻。


都是新手的两个人总亲到一半就换不过气来,松开喘息一会,再胶着在一起……




一场青涩的恋爱几乎改变了赵天宇的全部。







6/


在热烈的初恋中,联考的日子也渐渐近了,赵天宇又开始准备拼命的刷试卷,上课时候无法分心和孟子坤亲近了。孟子坤情绪变化是在赵天宇写完一套题后去拉他的手的时候发现的,这次孟子坤没有回握他的。


“怎么了?”


“没什么…你好好复习……”


说完挣脱他的手,往教室外去了。留下赵天宇一个人在座位上迷茫,最近是不是忙于学习忽略他了。




孟子坤出门拐角处碰见了简栀。


简栀拉了拉自己的裙摆,从他旁边过去,轻飘飘留下一句:“别入戏太深。”


孟子坤一下打了个激灵,低着声音恩了一声。



联考的前一周晚上,赵天宇准备睡觉的时候接到孟子坤的电话。他已经好几天没和孟子坤打过电话了,对面吵的要死,舞台表演和拼酒的声音一阵大过一阵,赵天宇拧着眉头问他:“你在哪?”


孟子坤声音像是有几分醉了,疏离而冷淡的笑着说:“赵天宇,我要和你分手。”


电话那头一下就沉默了,过了很久,赵天宇才缓缓吐出一个好字。孟子坤挂掉电话后暴躁的往桌子上一摔,一句质问一句挽留都没有,赵天宇还真是狠心。



狠心的是孟子坤,第二天就乒乒乓乓的收拾东西要换位置了,抱着一大摞书预备走的时候,手腕被赵天宇抓住,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见此刻的情绪,他低低的问:“为什么?”


孟子坤这一刻感觉自己像极了电视剧里的渣男,故作潇洒的回答:“还能为什么,腻了呗。”


“好。”


声音有几分颤抖,赵天宇倏的松开他的手腕。腕间熟悉的温度一下消失,孟子坤狠下心,和另一个女生换了座位。




像是一定要把赵天宇打击到怀疑人生一样,孟子坤开始和别的班各种各样的女生在教室里进进出出,在不远的座位上嬉笑打闹,搅得赵天宇完全无法专心写题,几次小考分数都掉的飞快。


报出来的没有过得低分和全班同学唏嘘怪异的反应让赵天宇感觉自己被扒光了衣服打量,只能堪堪祈祷这副模样不要被孟子坤给看见。


难堪又狼狈的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赵天宇联考前一天还被班主任喊过去谈话,让他把最近的状态调整好,争取明天拿一个好成绩。




写完题睡觉前孟子坤又给他打了个电话,赵天宇抬起眸子盯着额前的细碎发,手指往右一滑挂掉。


一分钟后发来一条短信:明天加油。


情绪在原本冷静的头脑里像火山爆发似的,烫的自制的他慌了神。伸手掐灭手机往床上一倒。





联考对尖子班的人来说就是判决三年成果的第一次盛大战役,整个学校笼罩着紧张的氛围,赵天宇叼着包子快速的翻阅历史书,手指上长了倒刺,大拇指摩挲着。


考试很快开始……



最后一门考数学的时候,剩大半个小时赵天宇就算完了最后一大题,长出来的倒刺已经在考语文的时候被他拔掉了。思绪顺着剪的不怎么平整的指甲飞远。


他还记得那个晚自习清凉的可乐灌进喉咙里缓解紧张情绪的感觉,孟子坤弯着乖顺的眉眼,像奥哥看主人一样,可爱的讨好。


窗户边的位置总有阳光投进来,把手腕上的静蓝色的血脉照的透亮,手指被笔墨蹭的乌黑,眯着眼睛把眼皮透成血红。耳边是孟子坤聒噪的声音,要么叽叽喳喳问他问题,要么压着嗓子小声给他唱歌,轻声耳语……




“时间还剩五分钟。”




赵天宇揉了揉眼睛,回过神来。


看着试卷上涂的满满当当的选择题,摸起橡皮擦,像是完成什么仪式般的严肃,改完几个选项后,整个人像泄了气一样轻松起来……









7/


简栀来班上拿东西的时候,他们正在上自习。班主任堆着一脸的笑容迎接她。依旧是长裙飘飘,把书一本一本收进箱子里,飞扬着眉眼一一和凑上来讲话的男生女生聊天,接受他们所有的艳羡。



北大保送生,三四年才出一个。



她收完东西,抱着盒子准备走。突然转身往赵天宇这个方向过来,他正在写题。


“赵天宇,虽然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这样,但还是想谢谢你…祝你前程似锦……”


赵天宇把圆珠笔按进去再按出来,啪嗒两下,慢条斯理的说:“你谢谢他就好了。”







北方的六月份热浪一股一股往教室里涌,今天教室里格外热闹。


明天就是高考了。


叽叽喳喳聊天一整个晚自习的天,班主任最后一个小时过来哽咽着声音祝他们明天一切顺利。赵天宇默不作声的收拾好所有的东西,等到班主任说解散的时候,他也准备跟着人群回家。


突然,一封粉红色的情书从语文书里掉出来。上面是孟子坤瞥脚的字迹。像是心灵感应般,一瓶滴水的冰可乐放到了他面前。


孟子坤正弯着月牙眼,露出整齐的牙齿,笑的格外灿烂。


“明天加油!”


赵天宇没接可乐,把情书从地上拎起来,递回给孟子坤:“心不悦君君知兮。”


孟子坤咻的僵住了笑,只能支支吾吾的在原地,一句对不起却怎么也不敢说出口。嘴巴张开了半天,挤出一个字:“悦……”



“真可惜,再考过去北大我就要交学费了。”


“抱歉…”


“孟子坤,这次换我如你的愿一次。”



赵天宇觉得自己像极了武侠剧里的传奇大神放下一切的潇洒模样,说完就匆忙的低着头抱着东西走了。


眼睛酸涩的感觉充斥着整个大脑,鼻子被冲的难以呼吸,在视线模糊前,把孟子坤甩在了后面。









最开始的接近就是错的,预见了一百种方式,还是没逃过这场浩劫。


——


心悦君兮君不知


                   


                                                                                                吹风机

孟子坤:为什么赵天宇不喜欢你呢,还不是因为你没有我有钱

赵天宇:为什么孟子坤不喜欢你呢,还不是因为你没有我好看

富可敌国孟子坤,倾国倾城赵天宇
天子高贵❤